伟思医疗与前员工成为竞争对手并陷入专利权纠纷 浙江大学教授卷入其中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伟思医疗与前员工成为竞争对手并陷入专利权纠纷 浙江大学教授卷入其中
2020-01-08 13:17:53 来源: 互联网

> > 国内财经 > 正文

成立于2001年的南京伟思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伟思医疗”)毛利率也保持了行业这个水平,从2016年到2019年上半年的数据上看,其毛利率均保持在73%以上。

虽然这个行业市场空间大,但也不是谁都能掺和一脚,毕竟这是个技术门槛比较高的领域,研发创新、技术版权等是其灵魂。技术类企业经常会面临核心技术研发人员流失的难题,而更大的难题还是这些流失的研发人员转身成为自己的竞争对手。

伟思医疗就遇到了这个难题。

自2015年起,就与同处南京的一家叫南京麦澜德医疗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南京麦澜德”)的公司陷入专利版权纠纷至今,最关键的,该公司目前的核心人物是其过去的研发重要员工,甚至于南京麦澜德第一任法人代表——浙江大学一名教授都是因伟思医疗活动才与这几名前员工认识的。

双方的纠纷案例甚至被记入了最高法《2017年中国法院50件典型知识产权案例》中,极具典型性。

现如今,伟思医疗从新三板摘牌后正在备战科创板,招股书显示公司拟发行不超过1708.67万股,募资约4.69亿元用于研发中心建设项目、信息化建设项目、康复设备组装调试项目和营销服务及品牌建设储备资金项目。

与前员工的纠纷

伟思医疗招股书中提到的竞争对手中有一家叫南京麦澜德,介绍中称该公司成立于 2013 年,主要从事盆底康复设备和临床解决方案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营产品为盆底表面肌电分析系统、生物刺激反馈仪、盆底生物刺激反馈仪等。与伟思医疗主营业务基本一致。

《洞察IPO》发现,伟思医疗和南京麦澜德可不仅仅是竞争对手那么简单。如果细心些,会在伟思医疗招股书的重大诉讼及仲裁事项栏目中再次看到南京麦澜德,双方正陷入专利纠纷案件中。

实际上,双方的专利纠纷已经持续多年,从2015年起就已经开始。《洞察IPO》梳理发现,双方经过了南京市法院、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直到现在闹到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双方的纠纷甚至被记到了最高法《2017年中国法院50件典型知识产权案例》中。

根据各种裁判文书显示,南京麦澜德目前的第一、二大股东杨瑞嘉和史志怀是伟思医疗的前员工,其中甚至还牵涉到浙江大学教育学院的教授王健。

信息显示,史志怀自2002年11月1日起在伟思医疗工作,担任研发部负责人,直接负责技术研发的总体工作,包括确定产品需求,制定产品方案,组织新产品的研发及现有产品的改进等。而现为南京麦澜德董事长的杨瑞嘉则自2007年10月25日起在伟思医疗工作,担任市场部经理、产品部经理,从事管理工作,创意并主导了盆底肌电生物反馈仪的研发及上市。

裁判文书显示,在2012年10月31日,杨瑞嘉通过伟思医疗公司邮箱向史志怀发送了一份名为《南京天橙医疗器械科技有限公司商业计划书》的邮件,该邮件内容是拟成立一家与伟思医疗有市场竞争关系的公司。

上述《商业计划书》形成两个月后,南京麦澜德于2013年1月16日登记成立,而史志怀、杨瑞嘉分别于2013年2月6日、2013年7月23日以个人原因为由提出辞职。

浙江大学的王健教授在裁判文书中也有所提及“原告(伟思医疗)曾聘请其担任学术交流评委参加原告的产品推荐会,其间王健与杨瑞嘉、史志怀等相识,与其(通过其亲属名义)共同成立被告公司,并担任法定代表人”。

《洞察IPO》通过企查查得知,南京麦澜德第一任公司法人是王健,其后才变更为杨瑞嘉。

在初期诉讼阶段,王健因为是法人代表也在被诉讼之列,甚至是南京麦澜德自辩的证据,称王健是涉案专利的实际发明人。不过裁判文书显示王健本人在法庭多次要求下都拒绝出庭。

“为查明王健是否系涉案专利的实际发明人,本院多次要求王健本人出庭接受询问,在告知其拒绝出庭将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情况下,王健仍未能出庭就相关问题作出陈述。”

就好像真假美猴王为了自证从唐僧处一路打斗到观音菩萨最后到如来佛祖一样,二者为了专利的“打斗”从南京市的法院到省级法院,现在又到了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耗时近5年的与前员工知识产权纠纷结果何时能真正落地还未可知,但此案必定会是知识产权案例中极具代表性的一个。

更糟心的是,在“打斗”过程中,南京麦澜德在快速发展,“在6年多的时间里,麦澜德从3个人的小公司壮大到350人,实现年销售额过亿,成为国内领先的盆底及产后康复设备和临床解决方案供应商,并获得资本的青睐。”这是外界对其的宣传话语。《洞察IPO》还发现,南京麦澜德还是南京第一批瞪羚计划的企业,目前,已经成功实施了多轮融资,包括沿海资本、巨石创投、江苏省体育产业投资基金、景林投资等多家投资机构入股。

客户基础不稳

不知是否与前述案件有关,作为本应极为重视技术研发的行业,伟思医疗近年来的研发投入水平并不高,几乎仅为销售费用的三分之一。

数据显示,2016年到2019年上半年,伟思医疗的研发费用分别为898.69万元、1304.12万元、1854.31万元和1131.55万元,在当期营业收入中占比分别为9.37%、9.03%、8.92%和8.08%,占比呈逐年下滑趋势。同期该公司的销售费用分别为3206.49万元、4192.99万元、5316.96万元和3377.33万元,远超各期研发费用。

营收净利增速也在放缓。

招股书显示,2016年到2018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0.96亿元、1.45亿元、2.08亿元,期间涨幅从51.04%下降到43.45%。而净利润同期分别为0.23亿元、0.4亿元、0.63亿元,同期涨幅从73.91%下降到了57.5%。

还有个不太显眼的重要隐患:大客户不太稳定。

通常而言,公司的前五大客户一般会比较稳定,即便有变动也不会特别大,但伟思医疗的五大客户2016-2018年都相对稳定,但2019年上半年画风大变:在2019年上半年全部变换,且新更替的五大客户也都有些瑕疵,如内部变动频繁、实缴资本少等问题。

如第一大客户郑州冠瑞医疗科技有限公司的高管、法定代表人、公司地址等信息变动频繁,并且该公司实缴资本为301万元;第五大客户重庆亿欧医疗器械有限公司的实缴资本也只有100万元。

曾担任某医药器械上市公司高管的业内人士表示:“在经营的时候,确实会通过设立一些外围的空壳公司或是和当地有资源的主体进行合作,由其负责区域内项目的招投标,为母公司承揽订单,因此也不一定就是有问题。但是在2019年,伟思医疗变化这么大确实少见,一般来说合作伙伴都是比较稳定的。”

  • 带路宿营投资度假区保本付息涉嫌非法集资
  • 涉嫌售卖假货上黑榜,宣称100%正品特卖的唯品会
  • 突发!又一个货拉拉总部出事儿了!上百名卡友齐聚下沙,集体维权抗议!
  • 转网先交违约金,黑市卖出天价,谁制造了靓号交易乱象?
  • 河南“灵宝首富”涉黑案调查:抢金矿致11人死亡
  • 李子柒方面否认年入1.68亿:运营成本高,营业额不是盈利
  • 刚上市2个月的青客公寓强制房东降房租,涉及数千套房源
  • 【曝光】自称“中国巴黎欧莱雅”的黎蓓露,老板偷税跑路,产品虚假宣传
  • 【追踪】用尽手段屏蔽负面,“黎蓓露”你在怕什么呢?
  • 涉传销多年缘何一直“无恙”?判决书首次揭出华莱生物的“金钱公关”
  • 旗下涉嫌传销组织曝光!东莞太阳神一无所知?
  • 河南省大汉菲尔酒业有限公司涉水直销
  • 袜王“浪莎”转型涉嫌传销,上市公司业绩或靠此支撑,下一个权健?
  • 越消费越赚钱? 完美公司消费致富计划或涉传销
  • “ 蜂蜜旅行”涉嫌传销;“华艺现货新零售”涉嫌非法集资
  • 手术刀变宰人刀!手术伤口未缝合让患者回家取钱
  • 北方基因:挂靠拿牌直销公司 多层次模式拉人头
  • 致良知被指精神传销:多位会员身家百亿
  • 河北华矿科技有限公司涉水直销
  • 实名公开举报竹溪县住建局包庇陕西建工第十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 腾讯总裁又卖股票了,接近2个亿!近5年累计变现超20亿,时机太精准!
  • 证监会1号罚单来了!阜兴系涉嫌集资诈骗事实查明,挪用资金365亿
  • 涉嫌非法金融?剑指恒大财富旗下产品 地方发红头文件警示风险
  • “厅官淫乱致银行损失30亿”案始末:举报人不满降级要求副处级待遇
  • “百年老店”董事长失联近一年!柜台前仍排着长队 但企业为何风雨飘摇
  • 独家爆料 | 香港亮碧思旗卓越亚洲平台的受害者揭秘内部骗局
  • 主攻妇科炎症的丽尔维美,产品宣传是夸大其词还是所言不虚?
  • 借微信直播发展人员,V商播制度涉嫌传销
  • 异地传销| 投5万赚800万陷阱,警惕“民间互助小额理财”“五星制”传销骗局!
  • 【揭秘】“辅商”打造7亿中产阶级,一个涉嫌传销的骗局!马云又“背黑锅”
  • 微盟宣布接入微信支付券体系
  • 红星美羚IPO:过度依赖大客户 增长前景黯淡
  • 爱财集团的“倒下”和它背后尴尬的信托公司们
  • 圣贝安月子中心9名新生儿患肺炎 当地卫健委已介入
  • 新东方年会吐槽火了:员工挨骂装孙子 领导快乐似神仙
  • 宝妈产后按摩大出血险丧命 广州天玥府:谁主张谁举证
  • 六级分销涉嫌传销,益新灵戒烟贴到底藏了多少猫腻
  • 善美集团、南京益众赢销拉人头涉嫌网络传销
  • 刷“今日头条”新闻每天返利30元?实为传销骗局
  • 青岛宏聚堂面膜卖成药品,洗脑造梦制度涉嫌传销
  • “蜂蜜旅行”涉嫌传销;“华艺现货新零售”涉嫌非法集资
  • 化妆品唯蜜瘦的神逻辑:宣传减肥之后,又称助孕诞二胎
  • 直销企业天福天美仕涉嫌传销,屡遭关注路在何方?
  • 湖南香四海农业涉嫌传销吹嘘产品可治病
  • 湖南水大夫健康科技兜售原始股涉嫌非法集资
  • 云诺文交所:酒之美红酒现货违法违规还将有多少韭菜被收割
  • 北方基因代理商仍宣传食品有功效,挂靠某直销公司称制度合法
  • OTM奥美正式宣布崩盘,虚假外汇你还敢碰吗!
  • 90后网红李子柒,是如何干过2000家上市公司的?
  • 700亿韵达快递飘了?女子因投诉惨遭快递员殴打 半年3起死亡事故
  • OYO酒店遭遇信任危机 大量加盟商控诉称其套路多
  • 赚赚科技涉嫌传销 奖房子车子玩什么猫腻
  • 警惕】年薪20万?“新派TC188”传销式刷单违法!“广州姿薇雅”涉事!健康链(HIN)
  • “畅享5G”“真牛”,一家个体户能搞到席卷全国的传销骗局!
  • 从阿波罗卖到阿里云,中扬联众非法集资何时休?
  • v“盛世王朝游戏链”搭上了区块链的传销,声称“投资660元年赚10万”
  • 网络流行短视频,点赞可以赚佣金,高薪轻松薪酬高,套路诱导藏骗局
  • 弹个车,请收起你那副装可怜的嘴脸
  • 青岛瑞康莱汽车众筹,疑为涉嫌传销的财富收割机?
  • 清控美女基金总经理权色交易侵吞8000万产业基金
  • 备注:转载仅为传播信息,法律责任由原创者承担!

    Copyright @ 2018-2020 代媒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