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思医疗与前员工成为竞争对手并陷入专利权纠纷 浙江大学教授卷入其中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伟思医疗与前员工成为竞争对手并陷入专利权纠纷 浙江大学教授卷入其中
2020-01-08 13:17:53 来源: 互联网

> > 国内财经 > 正文

成立于2001年的南京伟思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伟思医疗”)毛利率也保持了行业这个水平,从2016年到2019年上半年的数据上看,其毛利率均保持在73%以上。

虽然这个行业市场空间大,但也不是谁都能掺和一脚,毕竟这是个技术门槛比较高的领域,研发创新、技术版权等是其灵魂。技术类企业经常会面临核心技术研发人员流失的难题,而更大的难题还是这些流失的研发人员转身成为自己的竞争对手。

伟思医疗就遇到了这个难题。

自2015年起,就与同处南京的一家叫南京麦澜德医疗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南京麦澜德”)的公司陷入专利版权纠纷至今,最关键的,该公司目前的核心人物是其过去的研发重要员工,甚至于南京麦澜德第一任法人代表——浙江大学一名教授都是因伟思医疗活动才与这几名前员工认识的。

双方的纠纷案例甚至被记入了最高法《2017年中国法院50件典型知识产权案例》中,极具典型性。

现如今,伟思医疗从新三板摘牌后正在备战科创板,招股书显示公司拟发行不超过1708.67万股,募资约4.69亿元用于研发中心建设项目、信息化建设项目、康复设备组装调试项目和营销服务及品牌建设储备资金项目。

与前员工的纠纷

伟思医疗招股书中提到的竞争对手中有一家叫南京麦澜德,介绍中称该公司成立于 2013 年,主要从事盆底康复设备和临床解决方案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营产品为盆底表面肌电分析系统、生物刺激反馈仪、盆底生物刺激反馈仪等。与伟思医疗主营业务基本一致。

《洞察IPO》发现,伟思医疗和南京麦澜德可不仅仅是竞争对手那么简单。如果细心些,会在伟思医疗招股书的重大诉讼及仲裁事项栏目中再次看到南京麦澜德,双方正陷入专利纠纷案件中。

实际上,双方的专利纠纷已经持续多年,从2015年起就已经开始。《洞察IPO》梳理发现,双方经过了南京市法院、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直到现在闹到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双方的纠纷甚至被记到了最高法《2017年中国法院50件典型知识产权案例》中。

根据各种裁判文书显示,南京麦澜德目前的第一、二大股东杨瑞嘉和史志怀是伟思医疗的前员工,其中甚至还牵涉到浙江大学教育学院的教授王健。

信息显示,史志怀自2002年11月1日起在伟思医疗工作,担任研发部负责人,直接负责技术研发的总体工作,包括确定产品需求,制定产品方案,组织新产品的研发及现有产品的改进等。而现为南京麦澜德董事长的杨瑞嘉则自2007年10月25日起在伟思医疗工作,担任市场部经理、产品部经理,从事管理工作,创意并主导了盆底肌电生物反馈仪的研发及上市。

裁判文书显示,在2012年10月31日,杨瑞嘉通过伟思医疗公司邮箱向史志怀发送了一份名为《南京天橙医疗器械科技有限公司商业计划书》的邮件,该邮件内容是拟成立一家与伟思医疗有市场竞争关系的公司。

上述《商业计划书》形成两个月后,南京麦澜德于2013年1月16日登记成立,而史志怀、杨瑞嘉分别于2013年2月6日、2013年7月23日以个人原因为由提出辞职。

浙江大学的王健教授在裁判文书中也有所提及“原告(伟思医疗)曾聘请其担任学术交流评委参加原告的产品推荐会,其间王健与杨瑞嘉、史志怀等相识,与其(通过其亲属名义)共同成立被告公司,并担任法定代表人”。

《洞察IPO》通过企查查得知,南京麦澜德第一任公司法人是王健,其后才变更为杨瑞嘉。

在初期诉讼阶段,王健因为是法人代表也在被诉讼之列,甚至是南京麦澜德自辩的证据,称王健是涉案专利的实际发明人。不过裁判文书显示王健本人在法庭多次要求下都拒绝出庭。

“为查明王健是否系涉案专利的实际发明人,本院多次要求王健本人出庭接受询问,在告知其拒绝出庭将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情况下,王健仍未能出庭就相关问题作出陈述。”

就好像真假美猴王为了自证从唐僧处一路打斗到观音菩萨最后到如来佛祖一样,二者为了专利的“打斗”从南京市的法院到省级法院,现在又到了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耗时近5年的与前员工知识产权纠纷结果何时能真正落地还未可知,但此案必定会是知识产权案例中极具代表性的一个。

更糟心的是,在“打斗”过程中,南京麦澜德在快速发展,“在6年多的时间里,麦澜德从3个人的小公司壮大到350人,实现年销售额过亿,成为国内领先的盆底及产后康复设备和临床解决方案供应商,并获得资本的青睐。”这是外界对其的宣传话语。《洞察IPO》还发现,南京麦澜德还是南京第一批瞪羚计划的企业,目前,已经成功实施了多轮融资,包括沿海资本、巨石创投、江苏省体育产业投资基金、景林投资等多家投资机构入股。

客户基础不稳

不知是否与前述案件有关,作为本应极为重视技术研发的行业,伟思医疗近年来的研发投入水平并不高,几乎仅为销售费用的三分之一。

数据显示,2016年到2019年上半年,伟思医疗的研发费用分别为898.69万元、1304.12万元、1854.31万元和1131.55万元,在当期营业收入中占比分别为9.37%、9.03%、8.92%和8.08%,占比呈逐年下滑趋势。同期该公司的销售费用分别为3206.49万元、4192.99万元、5316.96万元和3377.33万元,远超各期研发费用。

营收净利增速也在放缓。

招股书显示,2016年到2018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0.96亿元、1.45亿元、2.08亿元,期间涨幅从51.04%下降到43.45%。而净利润同期分别为0.23亿元、0.4亿元、0.63亿元,同期涨幅从73.91%下降到了57.5%。

还有个不太显眼的重要隐患:大客户不太稳定。

通常而言,公司的前五大客户一般会比较稳定,即便有变动也不会特别大,但伟思医疗的五大客户2016-2018年都相对稳定,但2019年上半年画风大变:在2019年上半年全部变换,且新更替的五大客户也都有些瑕疵,如内部变动频繁、实缴资本少等问题。

如第一大客户郑州冠瑞医疗科技有限公司的高管、法定代表人、公司地址等信息变动频繁,并且该公司实缴资本为301万元;第五大客户重庆亿欧医疗器械有限公司的实缴资本也只有100万元。

曾担任某医药器械上市公司高管的业内人士表示:“在经营的时候,确实会通过设立一些外围的空壳公司或是和当地有资源的主体进行合作,由其负责区域内项目的招投标,为母公司承揽订单,因此也不一定就是有问题。但是在2019年,伟思医疗变化这么大确实少见,一般来说合作伙伴都是比较稳定的。”

  • 秘乐被立案调查第14天,最新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分局,关于秘乐案回复!
  • 代理商举报“贝有钱”微商团队:木婉清代理模式涉嫌传销?
  • 追踪“万亿莱”:一种貌似传销的集资诈骗新套路(上)
  • 以冷链物流项目为名在银川开展传销活动三名传销骨干获刑
  • 上海尊寻健康科技公司涉嫌传销遭罚47万元:发展会员近2万人且涉案1200余万元
  • 上线就遭维权,孙宇晨为什么这么招人恨?
  • 罚款900万!传销公司以“区块链农业”为旗号吸收资金12亿余元
  • “焦耳”转移数亿资产至火币变现跑路,投资者巨亏跳楼维权!
  • 宣称背靠阿里、躺着赚钱,社交电商喜团疑似传销
  • 月瘦30斤“曲美”们压片糖果 涉嫌虚假宣传
  • 梵蜜琳代工模式卖天价:微商拉人抽成代理起步价50万
  • 蜜源APP发展在校大学生“拉人头”赚钱 被质疑涉嫌传销
  • 81亿余元!警方打掉“众合天下”非法集资团伙 借款人不报案视为放弃权利
  • 从华盛绿色工业基金会到泰利能源,被冻结数亿元的原因是否源自“原始股”?
  • 医疗器械类产品宣传成治眼“神药” 白云山何济公制药厂被质疑涉嫌发布违法广告
  • 为“云集品”返利发展1万多名下线,女子不知不觉加入传销
  • 汉方视康“量子护眼喷雾”宣称包治多种眼病涉虚假宣传
  • “黑老大”百亿金控帝国:保安出身,2000元干到350亿!控制3家上市公司
  • “四旦双冰”曾囊括一半!如今,华谊兄弟“跌落”
  • 短12个交易日,苹果跌掉8个小米!只因为没发布新iPhone?
  • 涉黑涉毒敲诈勒索 ,ST中科创张伟被控11项罪名!网传其辩护律师回应了
  • 王府井被“秋后算账”!内幕交易获利巨大,证监会年内最狠罚单36亿
  • 张进因侵占上美集团财务被判14年其父称是举报8亿偷逃税遭报复
  • 上美集团忽视事实频繁举报清扬君文章为哪般?
  • 广州望莎旗下黛汐问题多多代理模式涉嫌传销
  • 步长制药再曝贿赂医生:一盒药拿3元回扣 医师3年收入12万
  • 内战即内耗:平安逼走葛文耀后,上海家化“老态渐显”
  • 酱油开瓶不到一周,出现会动的蛆虫?海天味业紧急回应
  • 币圈需要新韭菜,“Bione币万”交易所联合项目方后台操纵收割韭菜!
  • 益年养老违背承诺不退还诚意金
  • 湖南阿贵科技AHHC会员制度涉嫌传销
  • 杭州跃阳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因涉嫌网络传销被法院冻结12个账户
  • “CoinTiger币虎”交易所随意冻结资产,这是要跑路了吗!
  • 华兴学院了解投资股票的依据,远离投资亏损
  • 南京金茂逸墅楼盘谎称售罄遭处罚 为禹洲地产项目
  • 广州购翠网科技有限公司提现不到账,请处理我的提现请求!
  • “短期期权CBOE”,实际是资金盘骗局!请远离!
  • 虚假宣传成瘾、代理制度涉传,“梦笙”微商要走“森米”老路?
  • 外汇平台GKFX捷凯,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 代理商举报广州品焉贸易有限公司非法传销
  • 烟台民间互助小额理财,投资50300赚800万传销经历,望引以为戒
  • “东霖国际”传销掌控人十大徒弟之一在山西获刑
  • BCH又要分叉了?都是ETH逼的!
  • 9人遭公诉!BV公司以直销为幌子“拉人头”骗取财物
  • Uniswap“大赌场”,残忍程度超乎你的想象!
  • “火币”拿数据砸盘收割,遭投资者维权!
  • 红塔证券打新违规自营账户被限制 投资收益占营收比例达六成
  • 慈音短视频制度涉嫌传销,背靠“中斯加特公司”惨遭打脸
  • 广州益众美触宝宝社交新零售涉嫌传销,医用冷敷贴真有如此神奇?
  • 投诉长沙京鑫职业培训学校虚假宣传欺骗学员
  • 溪秀微商连载一:黄圣依、林志颖代言的溪秀微商产品虚假宣传肆虐
  • “云联盟华云数字”是云数贸传销组织衍生平台!不要遭骗了!
  • 打卡站意式手工披萨不退诚意金
  • M自助便利微超店加盟收入很少
  • M自助便利微超店加盟收入很少
  • 湾湾川生态便利店加盟不让解除
  • 吉咪佈丁儿童餐厅没资质还特许
  • 蜀国围炉锅盔加盟损失十多万元
  • 莎斯莱思服装加盟合作难以经营
  • 西瓜王子童装加盟不按合同办事
  • 备注:转载仅为传播信息,法律责任由原创者承担!

    Copyright @ 2018-2020 代媒网 All Rights Reserved